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笔记 日志 活动
馋猫爸
2022-09-19 07:21:58 发布

酥皮虐我千百遍之再见初恋

#下午茶# 可颂(法语croissant ),我小时候被译作羊角面包,近年来被普遍称作牛角包。据说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者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爱吃这种面包,大家在辛劳之余聚在一起时,吃上一只牛角包再加一杯牛奶,已经是很大的享受了。半个多世纪以后邓公作为国家领导人再次出访法国时,还特意捎回了一箱牛角包,分给了那些当年和他一道留法的老战友们。 我读大学的时代,国家领导人早已不需要从国外捎回牛角包了。每次期末考完试,我都跑到校园里三角地附近的那家食品店奖励自己一只酥皮小面包和一杯快乐水,庆祝自己又一个学期蒙混过关了。有一次我还请了两个室友一起去吃牛角包,那两位都是刻苦攻读的学霸,而我是经常缺课的学渣,可是那次考试我的成绩竟然和他们平起平坐,我怕他们不服去系里告状,想尽一切办法讨好他们。现在想想,如果一只牛角包就能成功行贿,那么不是受贿者太清廉了,就是行贿者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吃了半辈子牛角,自己学着做牛角是最近十年的事,学做中的那些悲催经历这里就不一一回忆了。刚刚趁着年假的最后一个周末又烤了一小炉牛角包,比起以前的各种失败来讲这次还算是勉强交代得过去吧。我多次失败得出的血泪教训主要有两点∶一、牛角卷好以后不能太早进烤箱,第二次发面的时间必须够长;二、用油绝不能节省,我做这八个小胖海螺足足用了200克黄油。 要想牛角内部松软,一滴油都不能少放;要想健康减重减脂,一滴油都不能多吃。二者不可得兼,那还是保命更要紧一些😅。正所谓:牛角虐我千百遍,我待牛角如初恋。然鹅,初恋虽然美好,却未必都堪当托付终身。带着一身的肥肉、遍体的病痛和满心的依依不舍,我在此告别我的初恋:假如我今生体重和身体各项指标不能恢复正常,那咱们就来世再见吧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