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美食随手拍

精华 热门 最新 全部
金凤栖梧2016-11-22 06:07:14

今早餐~绣球馒头、韭菜炒鸡蛋洋葱腊肠、鱼丸汤
初冬的茶与粥
文/李丹崖
一间老房子,一颗纯洁安宁的心,一个晴朗的初冬,做些什么呢?铁壶煮茶,瓦罐煮粥。茶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清幽感,粥有一种醇厚浓稠的沧桑感。
初冬干燥,人是需要一些湿润的。老房子遮蔽苍劲的北风,一壶普洱茶,喝出通体的透彻,一罐青菜粥,喝出无边的暖意。
茶是淡然出尘的。从造字结构上来看,是“人”在“草”“木”之间,当一个人一心与植物为伍,淡远尘烟,那么,他就一定是出世的、淡泊的、清净的,在欲望上,他是一个素人,而非“俗人”。

粥是亲密无间的。一般情况下,谁人会为你煮粥?印象中,小时候发烧,母亲的菜叶粥,吃得我大汗淋漓,烧立马退掉了;出差在外久了,妻子的一碗皮蛋瘦肉粥,粥碗圆圆,让我吃出了家的向心力。
初冬时节,万木凋敝,茶在开水里收获了第二个春天;粥在瓦罐里把水与米说合成了一桩好的姻缘。
看高僧煮茶,是别样的风景,高僧枯瘦,茶汤如海,禅意在一只茶碗了“一苇渡江”。

看美人煮粥,亦是一般人无福消受的情调,试想,现如今的女子,又有几人会煮粥?

郑板桥说:“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禅与茶,从来都是同声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