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美食随手拍

精华 热门 最新 全部
梓涵的妈妈2016-11-22 08:59:52

小时候都是家里大人们去粮店领粮。有一粮店、二粮店、三粮店、四粮店……好像就是按居住的区域划分。每家有个粮本,还有粮票,我家就到四粮店。每次不是爸爸就是妈妈去领粮,我总是小尾巴一样在后面跟着。因为我特别好奇出粮口,是怎么称出的粮食?就看到粮店的叔叔阿姨用个铁棍儿做的闸一起一落粮食就出来了,大人们都得用面袋赶紧接好,最后收紧袋口时还不忘要敲敲铁皮做的出粮口,就怕落下一点粮食。我太小了,也不清楚每人都多少粮食。反正就是粗粮多细粮少。我妈妈是个能干的主妇。总是调剂着给我们做吃的。举个例子,就算是吃个土豆,我妈也会问我们“吃土豆丝还是土豆片”。我妈妈常把粗粮细粮参到一起做发糕。但好像那时就是苞米面多。每个月好像是要吃几次苞米面做的大饼子。久了我就不爱吃。每次拿个大饼子就摆弄半天也不下咽。我妈就说我“是不是剌嗓子啊!”家里人一总总拿这事打趣我。当然也少不了苞面粥!就是玉米面冷水调匀滚水煮开 。现在,小时候难以下咽的粗粮都成了养生佳品。总是说含这个那个的。小涵涵从小就喜欢吃包面粥,我常打趣说她就指着包面粥活着,小时候放碗里她不喝,放个漂亮杯子里就喝。大寒冷的早上来杯热乎乎的包面粥,舒服!早安!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