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爱,只剩下一棵树

尾戒、 发表于2013-02-17 09:42:22
  纸上,寥寥几个字。粗旷的线条,只几笔,勾勒出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我看见大片的空白,空洞而虚无。树的背面,是看不见的远方。我站在生活的树下,看不到永远。永远很近,永远很远。如纸上的空白,是无限,拟或一无所有。
  
  从前有一棵大树。它喜欢上了一个男孩。
  
  谢尔?希尔费斯坦的绘本《爱心树》,用空白的语言,略显粗糙的线条,在人世间的空白处,画了一棵树。仿佛生来就孤独,这棵树,从空白中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孤独的命运。空白的世间,本无一物,一如白纸。这棵爱心树,兀自站立。苍凉,落寞中,满树的枝叶,俯瞰众生,摩挲的声响,似爱的呼唤。声音飘出很远很远,仿佛已存在千年万年。人和树之间,相隔着永远。很近,却摸不着,很远,却和人日夜相随。我聆听树的声音,在空白的时候。
  
  男孩来了。我看见空白处的一只脚,踏进了世界。
  
  他是乘着红色的蒲公英飞来的吗,还是听见了树叶动听的召唤。他不知道,世界上除了树,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当他听到大树向他召唤的时候,他已失去选择的力量。
  
  大树爱他。用血肉和生命爱他。大树无法表达,它只是一棵树,纵有千言万语,无法诉说,内心里的真相。世界上的爱,不是只有靠表达,才能实现。哪怕空白,哪怕沉默,能感受的,恰恰是最真实的。
  
  男孩每天都会跑到树下。不为别的,只因树下,有他的快乐。他无忧无虑,不必去看大树后面的远方,不必去想,空白的地方,要如何才能填满。他看落叶在风中舞蹈,他听枝叶沙沙地歌唱。他在树下,唱呵,跳呵。采集树叶,做成最漂亮的王冠。树下,他成了万物之王。男孩戴着王冠,绕着大树嬉戏,昂起的头颅,俨然是个帝王。大树笑了,拼命舞动枝干,还把树叶弄出“哗哗”的声响。男孩听见生命里第一次掌声,无数叶的手掌,在他稚嫩的眼底,拍响。
  
  我看见大树,用独特的语言,奏响爱的乐章。没有音符,也许还凑不齐完整的旋律。爱的序曲,以呀呀学语的姿势,降落在世间空白的地方。
  
  音乐声中,男孩爬上树干,骑上树枝。秋千在微风中摇荡。男孩赤裸双脚,在枝叶的簇拥下,随风飞翔。饿了,渴了,就吃树上结的苹果。满树的苹果,饱满,光亮。他不必担心,有人争抢。大树牢牢地守护着果实,它知道,心血结成的果实,会伴着男孩成长。
  
  男孩吃饱了,玩累了。在树荫下,他睡着了。
  
  我看见大树艰难地弯下它的枝干,聚拢它的枝叶,为男孩挡风遮阳。男孩做梦了,孩子的梦,如苹果,圆圆的,甜甜的。我不知道男孩梦见了什么,只听见梦里的笑声,和着树叶“沙沙”的声响。世界的声音,在这样的时候,美好而动听。
  
  男孩爱这棵树,非常非常爱。他歪歪扭扭地,在树上刻下一个大大的爱心。然后傻傻地站在树下,对着大树笑。
  
  大树很快乐。我看见整页的空白处,一行突兀的字。快乐,有如白纸般苍白,我看不见幸福的痕迹。世间的快乐或者幸福,其实仅仅是一种感觉,不是物质的东西,无法精确衡量多与少,轻与重。五个字,相对于那么多空白,是一无所有的几分之几呢。无法用数学模型解决的难题,因为一种感觉,让快乐在一无所有的空白里疯长。
  
  我相信,即使一无所有了,大树真的很快乐。
  
  但是时光流逝。男孩逐渐长大。
  
  树下的男孩不见了。他去了哪里,空白处没有答案。我看见一棵树,孤零零地矗立在尘世间。树叶,一片一片飘落,仿佛在诉说曾经快乐的年华。一棵树,有着与身俱来的孤独。它看着男孩长大,从拥有到失去,仅仅是一个过程。树身上,男孩刻下的爱心依然存在,树下,人已无踪。
  
  深刻的烙印,成了大树美丽的疼痛。
  
  男孩去寻找自己的世界。长大了,他终于看见,大树的身后,还有很远的远方。无数遐想构成一种诱惑,他走了。他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大树,还有很多他不曾体验到的事物。他想到大树以外的生活里,去走走,去看看。
  
  没有男孩的日子,大树常常感到孤寂。
  
  大树静静地站立着。没有了往日的喧闹,连茂盛的枝叶,也发不出沙沙的声响。空白的地方,留下没有穷尽的寂寞。刻骨的思念,落在纸上,却是无尽的白。思念没有痕迹,心里的东西,无法用现实承载。
  
  很久。男孩终于来看大树。
  
  男孩已不是孩子了。他长高了,黑发更加浓密。他已不想爬树,荡秋千,捉迷藏。他需要一些钱,去买属于他的快乐。
  
  我听见大树说。我没有钱,只有树叶和苹果。把我的苹果拿去吧,把它们卖掉,你就会有钱,就会快乐。
  
  男孩爬上树,摘下所有苹果,把它们拿走了。
  
  男孩走的时候,把大树的思念也带走了。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亲手刻的爱心。他真的忘了吗。
  
  树下,落满一地的苹果。红红的,饱满圆润的果实,像极了一颗颗跳动的心。爱的核,深藏在外表之下。大树是平静的。男孩带走了爱的果实,它终极的归宿,会给男孩带去快乐。
  
  大树眺望男孩消失的地方。想念着,疼痛着,幸福着。
  
  很久很久,男孩没有再来看望大树。大树常常独自思念,想象男孩的模样,想象男孩的快乐,就如当初在它的枝干上荡秋千一样。孤独的时候,它会俯下身,抚摸那颗爱心的轮廓。想着,男孩非常爱它,刻下的痕迹,不会随光阴腿去。
  
  大树很难过。树叶摩挲着,吟唱浅浅的忧伤。眼泪落下的时候,大树看见忧伤里的幸福,纯净,明亮。
  
  男孩又来了,他是来看望大树的吗。
  
  成熟的男孩,脸上不再有纯真。他来了,在过了很久之后。
  
  大树拼命挥动枝叶,沙沙的声响,仿佛笑声,在天地间回荡。它想重温往昔的时光,它想看着男孩,在枝叶的庇护下,有温暖,幸福和健康。
  
  来吧孩子,爬到我的树干上,在树枝上荡秋千。那样的日子,你一定还记得。来吧,你会得到快乐,和那时候一样。
  
  男孩站着。看大树对他舞动枝干。
  
  他没有动,怔怔地看着大树。那些模糊的记忆,已凑不起完整的图像。只有刻在树干上的爱心,提示着往昔的情感。风吹雨淋,那些深刻的记忆,也在岁月中风蚀,成了粗糙的印痕。
  
  来吧,上来吧,孩子。树梢拂过男孩面前。他看着大树,不知如何面对。
  
  我有很多事要做,没有时间爬树了。我要娶个妻子,生孩子,我需要一幢房子,你能给我吗。
  
  大树沉默了。它看着面前的男子,恍惚中,依稀看到多年前,男孩天真的样子。
  
  是谁把男孩脸上的纯真夺走了。大树想不明白。只是,它知道,他是树下的孩子,它看着他长大了,成人了。如今,他就站在它的面前。它想起那些思念的日日夜夜,心里,是酸的。大树知道,无论岁月如何改变他的容颜,他永远是它的男孩,是那个非常非常爱它的,男孩。
  
  我没有房子,你可以把我树枝砍下来,拿去盖房。你会快乐地活着。
  
  男孩把树枝砍下来,拿走,盖了一幢房子。
  
  大树很快乐。同样的快乐,重复着同样的心境。不同的,是光秃秃的躯干,如孤独的身影。树下,野草疯也似地长,向着空白蔓延。思念,如野草,在疯长,错落纠缠,找不到方向。
  
  但是时光飞逝。男孩年纪已经大了。
  
  男孩终于回来了,带着些许的沧桑。他的脸上,已找不回昔日的灿烂。他来看望大树。他是想找回过去的快乐,无忧的时光吗。看着大树光秃秃的枝干,男孩沉默着,很久不说话。过往的岁月,已随枝干折断,他找不回那些青葱的日子。
  
  大树看见男孩,岁月沧桑差点使它认不出面前的男孩。其间的日子,只有野草伴着思念,忠实地守卫在大树身旁。大树高兴呵,它想说话,喑哑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它想伸出手去,抚摸男孩日显苍老的身躯。这时候,大树发现,它已没有迎风招展的枝叶。除了快要枯萎的躯干,它已一无所有。
  
  来吧,孩子。大树乞求。来和我玩玩吧。
  
  很多年前的日子,又一次在大树底下闪现。它仿佛听见岁月的风声,吹来隐隐的旋律。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大树无语凝噎。
  
  我年纪已经大了,心情也不好,不愿意玩了。男孩垂下头颅,他不愿回忆过往的岁月。那些快乐的时光,是心中的痛,失去的时候,才感觉沏入心扉。他不知道他的远方还有多长,他从树的身后看过去,远方是迷茫的岸。
  
  我需要一条船,驾着它到远方去,我想离开这个地方。你能给我一条船吗。真实的离开,是一种漫长的抵达。他要去的彼岸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带给他沧桑和沉沦的土地,他要忘却一切忧伤,找一个纯净的角落。
  
  大树的眼底,是爱怜的光芒。它长长地叹息。它知道它已无能为力,男孩的困惑和迷茫,是大树永世的伤。
  
  把我的树干砍断,用它做船吧。大树使尽最后的力气说。这样,你就可以航行到彼岸,那里会有一个幸福的角落,等着你。
  
  于是,男孩砍断树干,做了一条船,驶走了。船身,有一个大大的爱心,和岁月一样苍老。爱心陪着他出航。他远望很远的彼岸,他没有发现,那个多年前,他亲手刻上去的爱心,在水中浮沉。
  
  看着船驶向地平线的另一端,大树很快乐。它很想看到,男孩驾船登上彼岸的样子。然而它看不到了。大树只剩下短短的一截树墩,它无法眺望,无法看得更远。想着小船前行的航向,大树很快乐。
  
  我看见折断的树身,圈圈的年轮模仿着世间浮沉的日子。风吹过,草叶摇摆不定,细微的声音,如耳边的窃窃私语。那些忠实的草,它们在说着什么。大树心里的惆怅,扯断了泛黄的年轮。大树安静地趴在那儿,亲吻根下的土地。仿佛嗅到了男孩的气息,那些逝去的日子,已深深纠缠在它的根须里。它贪焚地吮吸,它要把那些死去的日子,融进自己即将腐朽的身躯。大树知道,那些日子会开花结果,在很多年以后,重新长出无忧的日子。
  
  但是时光已逝。男孩真的老了。
  
  男孩来的时候,步履蹒跚。他来看他的大树吗。
  
  大树已没有力量高兴。断裂的年轮,隔不住内心一丝喜悦。它知道男孩会来的。它还知道,他非常非常爱它,曾经是,现在也是。他是很多年前,那棵枝叶茂盛的大树的孩子。
  
  大树看着男孩缓缓走近,苍老的额上,有和它年轮相似的线条。男孩,你找来快乐了吗。大树心里,只能这样想,它无力想得太远。它想给他点什么,它想再一次看见男孩脸上的灿烂。可是,大树一无所有。
  
  非常抱歉,孩子。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真的,我希望还能给你点什么东西,但是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只是个残朽的树墩。
  
  男孩喘着气,他尽力靠近大树。漠然的眼神,仿佛有泪光闪动。我要的实在不多,我累了,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
  
  残朽的大树像是看见了一线希望。你看,我这个老树墩,正好让你坐在上面休息。来吧,孩子,坐下吧,坐在我身上休息吧。
  
  这么多年的思念和等待,大树终于等到男孩归来的一刻。它用最后一丝力量,挺直自己的身子。它知道,男孩终于是它的了。他再不会离开,再不会不辞而别。这么多年,付出是一种值得。
  
  于是,男孩坐下了。大树很快乐。
  
  树下,没有草长莺飞,没有枝叶繁茂,更没有欢声笑语。一切是静默的。男孩的背影,是一条美丽的弧线。那是大树生命的轨迹,一点一点的爱,弯成男孩的脊椎。
  
  我坐在墩子似的老树上,突然泪流满面。
  
  世间的爱,只剩下一棵树的真实。作者:卢诚

大家正在看

推荐专题

有奖活动 美食专题

菜谱大全

家常菜 菜谱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