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music=auto]https://listen.idj.126.net/uf/214/bdb746439d2f4a8eba6cd5f82468966f.mp3[/music]

每当抬头瞄到那顶被我挂在床前竖琴上的红白格子军帽(Glengarry),便会不由回忆起自己独行苏格兰的故事,若是再听上首风笛小曲儿,我就会变的更加感性,不时甚至会乐出声来---那便是我在咀嚼这段记忆。想来都离开半个月了,我却一直没法踏下心来用记录下我的苏格兰故事。对我这个日志写了40万字的人来说,没有日志的旅行便是未完成式。为什么在去了这么多个国家之后,为什么我即使一再表示厌倦了独行,却还是对苏格兰还有如此磨灭的印象和美好的记忆呢?今天,伴着这首《漫步神秘园》的风笛曲,就让我用文字来告诉你答案吧。(这篇文章会一如既往的很长,所以,耐心看吧)

出发

数不清的飞行,数不清的独自旅行,这一次并没有什么特别,尽管我曾经把它计划得很特别。可这个特别并没有成真,也永远永远都不会成真。也许正因如此,我才会突然想到爱丁堡看看,才会不经意地给了自己一份美好的回忆。有人会羡慕我一人自由的游玩,尽情与认识新朋友,无拘无束,可是对于早就习惯这一切的我而言,这一点都不新鲜,反倒有点厌倦。我只是单纯想要和一个人,也就只有两个人一起旅行。若不遂愿,那么我就继续一个人旅行好了。

于是乎,我这个如此熟悉坐飞机的人,即使从未去过日内瓦机场,也从未到过英国,都一点不着急。前一个晚上随随便便装好那曾经陪我走过20几国,背了5年,还经过我亲手缝缝补补的大书包,第二天一早便慢悠悠的上路了。一路上我只顾着肯面包,头都不怎么抬,就一路啃到了日内瓦。因为是独自出行,我其实心里一直在试图寻找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兴奋起来,可其实什么都没有。唯一的小事故让我紧张了一下就是飞机晚点,换登机楼,还有就是我错排了去卡萨布兰卡的航班-- 当时我还纳闷,怎么去英国的,都长得像北非人?而当我找到正确的登机口后,一切都正常了。我还碰到了一个在爱丁堡上学到日内瓦探亲访友的中国朋友,就这样一路上聊一聊,闭眼休息休息,2个多小时很快就到了。

初抵英伦

当飞机降落在爱丁堡机场的时候,我终于感到有点兴奋了。即使我表面上很淡定,其实不停在心里对自己说:“这里是英国,是苏格兰,你在欧洲5年几次想来都没来过的地方!” 出关时由于我来自伟大的国际形象超级超级超级好的中国,被问了几句话又填落地表格耽误了些时间。一出了那个关我就高兴的跳了两下---因为我这么多年来终于不用去看什么“Ausgang", "Utgang","Sortie”,"Uscita","Saida" 或是"Salida"了,眼前就四个字母“E“,”x“,”i“,”t”!我那叫一个爽啊~ 之后做大巴到市中心的一路我都在兴奋中----其实已经很少有什么地方能让我感到如此兴奋了,而这次兴奋劲从一出机场就开始了---- “我一定会在这里很开心的”, 我心里对自己说。

Boxing Day (关键字:英语,中国人,乞丐)

来英国之前我并没有做太多工作,也并不知道什么是Boxing Day. 来了之后我粗浅的理解就是圣诞日之后的那一天所有商店大减价,收入之类的好像要用于教会之类的。我这是听一个店员说的,这是我另外很开心的一点。这么多年出行,我头一次和店员甚至还有路人交流,太感动了!单就为这一点,我就兴奋了好几天!起初我还在琢磨这个为啥要叫做Boxing Day,根据这店员所说,我想可能是大家为了扫货买东西,互相挤啊抢啊,就像打拳击一样。。。。 这完全是我胡乱解释的。后来我查了下,这个节日中文翻译成节礼日,在西方的封建,圣诞节是大家庭聚会的日子。所有奴隶的家人会在领主的庄园内聚首一堂,以便庄园领主发放年终津贴。12月26日,所有欢诞派对结束后,庄园领主便会把一些有用的物品,如衣料、谷物和用具等,送给住在园里的奴隶。每个家庭会在圣诞节后得到一个载满物品的大盒子。根据此说,活动并非自发的,庄园领主有责任提供物品。由于盒子的关系,人们便把这天称为“节礼日”。所以,其实那个BOX就真的是BOX而已,呵呵。

另外,我对爱丁堡中国人的数量感到无比诧异。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出来捡便宜的原因,我在王子大街上几乎走三步就能看到两个中国人,到处都听得到中文,搞得我一路感叹:苏格兰难不成被中国占领了?我来欧洲快5年也没见哪个城市这么多中国人(2008年去巴黎奥运圣火传递加油也遇到不少华人,不过也感觉也没这里多)。除了中国人多外,另外一个我觉得诧异的是,这里乞丐真多!其实我刚才就在想这两事儿该怎么一块说~ 因为我不是说中国乞丐,而是说当地的乞丐!行走这么多国家,比较穷的欧洲国家如葡萄牙希腊我也去过,却从未见路上有如此之多的乞丐。是因为BOXING DAY出来,还是说这是常态?英国是富国,而且爱丁堡是首都级别的城市啊?不过大家都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有文化的流氓我是没见到,到有文化的乞丐我在爱丁堡倒是见到好几个。我在那天又下小雨,天黑得又早,那些乞丐就放一个盆,自己要么坐着要么跪在路边,打着灯在雨中看书-----这也太刻苦了,不至于吧?我都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该怎样了!

民俗(关键字:GPS,大头,苏格兰裙(Kilt),格子帽(Glengarry  bonnet),羊绒围巾)

我不是个购物狂,也不怎么爱跟风,我一直只是逛,见识一下,新鲜一下,起先我什么都没买。只是后来等店都快关了,我走过一家ZARA,想,进去看看吧。大家都买东西,而且今天确实便宜,我若就只是逛逛也太没意思了。于是就进去买了个棉夹克,整个过程大概也就10分钟。我总是这样,到最后一刻才会出手做点什么。

爱丁堡的冬天黑夜太长,基本上下午3点半天就黑了。跟我06-07交界的那段时候在瑞典的感觉一样,白天一溜烟就没了,而且即使是白天,也是灰蒙蒙的,要么下雨,要么多云。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影响,我在英国的一周从来就没有搜到过GPS信号,原本想在英国玩的时候不需要地图,而用手机GPS定位的计划完全泡汤。初来乍到,又是一个人,不想像我以前某些时候出行一样赶,所以我基本上天一完全黑下来,就会去到处逛逛,比如在纪念品店,在购物街。

之前一直在提到我独自在苏格兰到处走也很兴奋,到底是为什么?我也在不住的问自己,后来我想通了,这应该是文化上的一点共鸣,产生共鸣的便是苏格兰裙和风笛了。实在忘记是什么原因,不过从小我就知道苏格兰裙和风笛,知道这是苏格兰的代表,我一项是最喜欢民俗的东西,尤其是服饰和音乐,所以我很向往苏格兰和爱尔兰,因为这两个地方有风笛和竖琴。当我真真正正站在苏格兰,站在爱丁堡的时候,看到满街的格子服,格子帽,听到不时有人吹气风笛,那种在内心深处的对这里的文化的好奇和喜爱全然迸发出来了,我可以说我的激情被点燃了。我向来是个表面理性但实际十分感性的人,我对风笛和苏格兰服饰的喜爱足以让我每一个细胞都很兴奋,足以弥补我一个人旅行的遗憾。

其实我每到一个国家,都希望找到与自己的某种联系,所以我去巴塞罗那就是寻找FC BARCELONA,即使我去过两次巴塞罗那而且大部分时间我在那都想着巴萨,我心中也是无限的兴奋,因为那是让我心潮澎湃的羁绊,那是我的爱之所在。回想我一个人走到捷克,爱沙尼亚,立陶宛,爱沙尼亚的时候,这种情感的羁绊并不存在,我从前并没有和这些国家有过某种感情的联系。所以到那些地方,寻找前苏联的印记便成了旅行的主线。我同样去过三次意大利,可是我却一直对意大利和法国无法产生火花,不错,我早就知道达芬奇,知道大卫,我也知道法国大革命和雨果,可是我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我去那里只是为了看一看瞧一瞧,并没有多少共鸣。只有美丽的自然风景和民俗(音乐和服饰)才对我的口。

记得我提到的那顶红白格子帽了吗,那个学名叫做Glengarry bonnet/cap(格伦加里)。WIKIPEDIA记载如下:

The glengarry bonnet is a traditional boat-shaped hat without a peak made of thick-milled woollen material with a toorie on top, a rosette cockade on the left, and (usually) ribbons hanging down behind. It is normally worn as part of Scottish military or civilian Highland dress, formal or informal,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Balmoral bonnet (or its less formal variant, the tam o' shanter). Among Scottish regiments, the glengarry is by far the more popular uniform headdress.

这个帽子有很多变种,我是自打看到那帽子第一眼就想买来着,不过第一家店有点贵,帽子本身就要25英镑,那个徽章要15英镑。如果要羽毛,还加15英镑,实在够贵~ 那天我只是照了个相,留个念。

有钱也不能乱花啊,于是我就见一家店就去找那帽子,其实我找了10几家店,找了两天才找到一家便宜的,人又好的。其实帽子便宜的不是没找到,而是我在买帽子的过程中终于又发现自己的脑袋确实很大,去了好多家店都没有我可以戴的上的帽子,一般是50几号的,而我最后买的是62码的帽子。。。。戴起来正好。。。 要不买帽子,我还永远不知道我的头的尺码这么大,那么难买到。。。好多汗!

苏格兰还有一样东西很出名,那就是羊绒了。说实话我这个衣物盲以前都不知道什么羊绒羊毛的区别,来了之后才知道,差这么多,而且手感完全不一样。羊绒的又软又舒服,据说这里的羊绒,都是苏格兰的高地羊身上的,一年好像就产两次,所以羊绒制品比较贵。只是我去对了时候了,就都在打折~

我还去参观了那家羊绒工厂呢,就在爱丁堡城堡旁边,只是人家不让拍照。我刚举起相机就被骂了。。。。当然,我后来还是发扬了“素质”,用手机摄像拍了一些东西,等我制作好了再传吧:) 上面主要是讲了羊绒围巾,但其实还有羊绒衫之类的,知识我还是最喜欢这种围巾了。

说完格子帽和格子围巾,现在是时候讲一讲格子裙了。这种苏格兰裙的英文名字是kilt,红格最为流行,绿格也有很多,当然也有别的花色的。其实这种裙子并不是男人的专利,也有女款的裙子和有小孩装。给你们看看小孩装有多可爱吧(这孩子长得太英国了):

另外还有格子七分裤,女生穿也是很可爱的:)

其实我现在有点后悔只买了帽子和围巾,却没有买件服装,那个时候都没有很贵。本是可以买来留念的,不过,等下次吧:)

爱丁堡(关键字:城堡,十字宫,皇家里,左行车,风笛)

爱丁堡的冬雨在那几天一直伴随着我,所以我不得不一只手打着伞,另一只手举着手机摄像,就这样别别扭扭的开始了参观的行程。

上面的图就是我拍的爱丁堡城堡了,门票13英镑,没有学生票,不过价格包括Audio Guide,还有中文的。里面的那个中文解说非常详细。这是苏格兰的最重要也是最著名的城堡,是苏格兰皇室的堡垒,比英格兰的温莎古堡还有德国的海德堡城堡都要悠久。在这里有着一个又一个的传奇故事,主要都是玛丽女王,还有詹姆士国王的故事,也有不少是关于克伦威尔打到苏格兰来之后的故事,其中城堡里面最著名的是苏格兰的三件神器(Honours of Scotland)。这三件神器是苏格兰王权的象征,分别为王冠,王杖还有王剑。图片如下:

据说这个是整个欧洲王室中唯一幸存的王权象征,关于它的有趣故事,可以稍微做点介绍,这在那个audio guide里都有讲到:1640年英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英王查理一世上了断头台后,护国主克伦威尔下令取缔一切英国王权的象征物。因为担心Honours of Scotland被毁,苏格兰人把它们放在一个橡木箱子中藏了起来。由于行事机密,结果时间一长,没人记得这个箱子究竟搁在哪里了。后来苏格兰著名文学家司名特爵士说服当时的王储成立了一个寻找箱子的委员会,一番翻腾后好歹在爱丁堡城堡里找到了这个箱子。1818年2月4日,司各特爵士亲手打开箱子,取出了用亚麻布包裹着的苏格兰神器。到了1941年,不列颠之战军情紧急,德军随时可能登陆英伦三岛,为了不让宝物落入纳粹之手,Honours of Scotland又被埋了一次。不过这次大家记性还比较好,宝物在战后很快便重见天日。直到现在,Honours of Scotland仍在新君加冕时要用到。我想我之后会在我制作的苏格兰行的视频剪辑里放一些关于这座城堡更多的故事,我当时把自己整个行程全部录了下来。

爱丁堡的景点都集中在皇家里(Royal Miles)这条大路上,路的一头是爱丁堡城堡,另外一头便是圣十字宫(The Palace of Holyroodhouse)了。都知道在伦敦女王是在白金汉宫里,但她一旦来到苏格兰,来到爱丁堡,就会住在这座圣十字宫里。其实她每年都来,主要是7-8月的时候,那个时候爱丁堡还会举办很多重要的节日,比如爱丁堡音乐节之类的。这座宫殿外表看起来绝没有白金汉宫那么华丽,是天井式构造,里面也没有很大,自打玛丽女王的时候苏格兰王就住在这里。这儿也提供Audio Guide,但是却不给耳机,我自己带了一副耳机,貌似我出来的时候忘记拔,一并还了,就当是女王欠我的吧,呵呵呵。

其实,我来苏格兰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意识到这里的车子是左向行驶。。。也真够汗的,不过我确实没有留意,我一直都没有坐车,都是漫步在石子路上,我喜欢这样保留部分中古世纪风貌的城市。我反应过来这里是车子左行是在一次过马路的时候,地上标了几个大字“LOOK RIGHT”。我先是笑了一下,想:大家又不是傻子,还不知道往右看吗?干嘛标出来?然后再一琢磨,好像不对,我平时过马路都是先看左边的。。。呵呵,就是这么察觉到的,反应也够慢的,不过另一方面应该是我适应能力强,走了两天的路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的车子走向和别的国家不同:-D

我在爱丁堡的行程并没有像以前在罗马时候那样试图一天之内走完所有的地方,我一直在慢慢的走,慢慢的看。我实在喜欢这里的街道,这里的人文,还有这里的风笛。上一小节讲了苏格兰裙和苏格兰帽,我跳过了风笛。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人吹风笛就是在第二天,那人跟我带差不多的帽子,当然,比我的帽子要高些。但是都带红白格~ 

完整的苏格兰服饰全貌就如同他穿的一样,帽子,上衣,格子裙,还有那个皮毛袋子是挂在裙子前面的。这个人的帽子是Glengarry的另外一种,下面的和我带的差不多,只不过不带格子。我觉得女生穿起这种服装来其实更漂亮些,是不是?

小小博物馆(关键字:玩具博物馆,爱丁堡博物馆,苏格兰博物馆)

我要承认,最后一天在爱丁堡我并不是一个人在玩,而是遇到了伙伴。这你可以理解成一个人旅游的好处,就是可以在路上认识朋友。我们一起去了苏格兰博物馆,爱丁堡博物馆,还有玩具博物馆,所以我才会有机会很自然的照了那些“百变南君”相册中的照片。其他的时候找完全陌生的路人,我怎么可能好意思去穿各种奇形怪状的服装,又怎么好意思去亲木质小萝莉~ 我更要承认,那一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从没有那样放松心情。对于那一整天,我只有快乐的回忆。至于那些博物馆什么的,我都拍了照片了,故事在心中,就不多讲了。这一段文字很少,不过,就这样吧。

吃在爱丁堡(Walker, 威士忌,Oink)

我从来就没对英国的食物抱过任何期望,所以,没有期望也就不会有失望,反倒可能会有意外的惊喜。不得不说,我在爱丁堡看到的餐馆很少,PUB很多,而且餐馆基本上全是意大利餐馆和印度餐馆,这个国家也许确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吃的吧,所以当我问当地人可以不可以推荐一个可以吃到苏格兰特色菜的餐馆,个个都一脸茫然。

可是你要说真的没有任何特色的东西买?也不是~ 这里有种叫做haggis的东西,是苏格兰特色小吃,其实就是羊杂。苏格兰位于高地,所以什么羊啦,鹿啦之类的东西就特别多,很多特产都是围绕这些的。不过,那东西一想也不会合我的胃口,所以我人都到了苏格兰也没有专门去吃haggis.

要说遗憾不?其实也不遗憾,尽管我没有直接去要haggis,我吃到的另外一种特别特别好吃的东西里面却带有haggis,这种食物叫做Oink~

很遗憾我太着急了,一出来就立刻张嘴吃了,没来得及照完整的照片,不过我吃完后照了它的原貌图,其实是一模一样的:

Oink是什么意思呢?本意是小猪叫的意思,这种食物就是用两片面包,加上特别特别香特别特别嫩的烤乳猪肉,再加上haggis,而酱的话有两种选择,可以用番茄酱或辣椒酱。90%的人都选辣椒酱,不知道为什么,呵呵。那真是相当好吃。想来这Oink大概是我的整个英国行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就是现在看到图,我都饿了。当然,我还是要提一下苏格兰威士忌啦,我本人不喝酒的,连尝的兴趣都没有。要知道,苏格兰威士忌是世界三大名酒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中国的茅台和法国白兰地。我本来想买瓶回来送朋友,不过我没有托运行李,液体又不能上飞机,就作罢了。不过我买了另外一样东西,叫做Walkers,

这是一种饼干,看起来挺不错的,只是后来我尝了尝。。。还真不怎么样。。。所以,大家以后到爱丁堡,还是就听我的,去吃那家Oink吧,非常棒!我在里斯本也吃过类似的,只是不如Oink香,呵呵。

结果我没有写8000字,只有6400字。有些在爱丁堡听来的历史小故事,我虽然觉得挺好,可写出来就像是论文而不是日志了,所以就少说点那些,多谈了感受和见闻。我想会看完的人也不会很多吧。总之,我写了这么多也算给日后的我留一份文字的记忆。我真的很喜欢苏格兰,如果我再去英国,肯定会到苏格兰,到高地,到尼斯湖。我确实不想一只做一把孤单的风笛,不过.....八成下次还是会如此。总之苏格兰的记录就到此为止了,等有空我再来讲英格兰的故事吧。

 

**注: 《漫步神秘园》其实是爱尔兰民歌,风笛应该也是用爱尔兰风笛吹的,而我学爱尔兰锡口笛的第一首曲子就是这个。我很难找到合适的苏格兰风笛MP3可以连过来,所以就发首爱尔兰民谣来,也是风笛吹的。也许,我的下一站就是---音乐王国爱尔兰~

fishkid推荐的日志

大家正在看

推荐专题

有奖活动 美食专题

菜谱大全

家常菜 菜谱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