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即将逝去的千年古街

菜虫1006 发表于2011-05-08 08:19:39
记者从街口进入吴集老街。老房子已经不多了,掉漆的门窗栏杆,积着老灰,有的已经腐朽,奄奄一息。相机的快门声不时惊扰了老屋内的一位老太太,她佝偻着背,缓缓转过身来,朝记者的镜头望了一眼,便又静静地转身回屋。古街很静,没有乡村小孩的嬉闹声,也很窄,不时有一两位少年从记者身边匆匆掠过,近得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听老奶奶讲那老街的故事从南往北,古街的地势越走越高,到街中间就是一个高坡。这里有一户人家,两位老奶奶正聊着小时候的故事,爽朗的笑声把街上的阳光也抖落进屋。“踢毽子、跳绳,满街地跑。”今年80岁的曹兰英和76岁的刘春莲说,她们在古街巷里度过了一个欢快、自在的童年。小时候的吴集非常繁忙,“有360栋房子,5条街,5个‘老爷’。”两位老姐妹掐着手指一个个数出街的名字:“文星街、中正街、河清街、福寿街、平街。”然后指着街巷向记者比划:“文昌阁在文星街,杨山祠在河清街,寿福殿在中正街,天王庙在……关帝庙在……”现在的变化太大了,就连她们这些老街坊,也都辨不清哪个庙在哪条街了。“每条街都有一个庙,每个庙的‘老爷’都不一样。每轮到一个‘老爷’的祭日,各街都要请戏班子竞赛,看哪条街最热闹。”刘春莲说,这叫做“五竞”。“关帝庙曾经被当做医院,寿福殿拆掉后建成了国策楼……庙里的‘老爷’在文革的时候全都被毁了,房子充公,到现在都经过了改建。”曹兰英和刘春莲印象最深刻的是寿福殿的十八罗汉,“有的躺着,有的卧着,有的还是托腮半卧……”刘春莲说着就用右手托着下巴模仿了一个托腮半卧的姿势,曹兰英在一旁笑得灿烂。“这些罗汉很吓人,那时候我们经常要到寿福殿后面的井里去挑水,飞呀似的跑进去,挑着水又飞快地走出来。”刘春莲和曹兰英笑着回忆起儿时挑水的经历。吴三桂的帅旗断在了吴集
吴集的历史有多长?“这个要老一辈的人才知道,我们只知道在吴三桂集兵以前这里就形有了古街。到底有多长历史,我们也不清楚。”刘春莲笑着摇了摇头,曹兰英也不知道。</P><P>&nbsp;&nbsp;“吴王当年在这里集过兵,后人为了纪念,所以就把这个地方叫做吴集了。”曹兰英说吴集人都清楚这段历史。</P><P>&nbsp;&nbsp;“吴集镇有个地名叫&nbsp;&nbsp;&nbsp;</P><P>&nbsp;&nbsp;(念wéi)坪,是当年吴三桂竖旗子的地方,传说那面旗子被人&nbsp;&nbsp;&nbsp;断过。”两位老人思索良久,煞有其事地说道。</P><P>&nbsp;&nbsp;(念wéi),在衡东话中就是折断的意思,就是说,吴三桂的帅旗曾经在吴集被人折断过。</P><P>&nbsp;&nbsp;吴集人折断帅旗,是因为痛恨吴三桂的侵扰,还是恨其引清军入关?吴集人是不是与吴军进行过武装抵抗?这些都湮没在史海中,无从得知了。</P><P>&nbsp;&nbsp;“蒋介石文胆”在这里长大</P><P>&nbsp;&nbsp;吴集现有2处古建筑被公布为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一处是杨山庙(祠),一处就是秦孝仪故居。2011年3月1日,记者随衡东县文物局副局长秦光政再次进入吴集古镇时,找到了秦孝仪故居。</P><P>&nbsp;&nbsp;秦孝仪(1921-2007),是台湾地区著名学者、政治家。曾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等职,主持“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长达18年。蒋介石临终时负责起草遗嘱,有“蒋氏家臣”、“蒋介石文胆”之称。</P><P>&nbsp;&nbsp;秦孝仪故居年久失修,现在已经是一栋破旧的房子了。街檐下,烂沙发、破棉絮、废弃木材堆得老高,大门都被堵住了。</P><P>&nbsp;&nbsp;秦孝仪故居原是吴集秦氏家族的祠堂,他小时候在这里读过书。“那个从墙里伸出来的木梁,不是整根木头,是四根木条拼起来的,这叫做拼梁。”明、清时期都是以整根木头作梁,拼梁是民国才出现的。</P><P>&nbsp;&nbsp;“挂在梁上的两块刻着画的木板是花板;横在屋檐下的弯木头是檐额梁,上面一般都刻着菊花的图案,代表吉祥;或者刻着一些防火的图案,进行辟邪。”秦光政一一点评眼前的这栋老屋,“还有这檐柱下的石基,已经出现了刻花的图案,也代表着民国的建筑风格。”秦光政分析认为,这确实是一栋民国时期的建筑。</P><P>&nbsp;&nbsp;古街上的老人说,秦氏祠堂规模比现在看到的要大很多。但推开大门,展现在记者面前的却只剩下两进的烂房子了。</P><P>&nbsp;&nbsp;屋子是在红砖房的夹缝中生存的,房梁嵌在红砖房的墙壁内,不过这几根房梁都已经成了“光杆司令”,房梁上的屋顶早已经掉落一空。后进中间部分的屋子也处于倒地的边缘,大块大块的木板悬挂在屋梁上,原本是用来装饰屋顶的藻井腐烂得几乎看不出模样。洞开的屋顶上,一些瓦片已经摇摇欲坠,随时有可能掉下来。</P><P>&nbsp;&nbsp;几位老居民凑了过来。56岁的王金华说,旁边的人家早想拆掉这个房子,怕影响他们家房子的安全。</P><P>&nbsp;&nbsp;“要是这房子是私人的,也早就拆掉了!”原来,在土地改革的时候,秦家的财产被收归国有,后来就成了粮站的公房。</P><P>&nbsp;&nbsp;听说秦家祠堂现在成了文物保护单位,再也不准拆了,王金生有些不理解。“镇里的这些破房子大都已经拆掉,一是不安全,而且也没有红砖房好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吴集古镇的老房子越来越少的原因了。</P><P>&nbsp;&nbsp;1700年前,波澜不兴的&nbsp;&nbsp;&nbsp;河水岸开始接纳来往的商旅舟楫,拉开了这个小镇繁华的序曲。</P><P>&nbsp;&nbsp;300年前,平西王吴三桂带着他的浩荡大军来到小镇,哒哒的马蹄和猎猎的军旗给小镇留下深刻烙印的同时,也给了小镇新的名字——吴集。

菜虫1006推荐的日志

大家正在看

推荐专题

有奖活动 美食专题

菜谱大全

家常菜 菜谱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