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美食天下

社区

社区广场 话题 日志 活动

美食回忆

lzj1145 发表于2008-11-11 22:18:27
每当去超市,我就忍不住在放有酸奶的冷柜前驻足,什么光明、三元、雪凝、达能、伊利、蒙牛众多的品牌,什么纯酸奶、调味酸奶、果料酸奶,什么天然、草莓、荔枝、菠萝、芦荟、蓝梅口味,往往搞得我眼花缭乱,不知把手伸向哪一种。我就开始怀念起小时侯的酸奶,那时酸奶就是酸奶,只有一种,肚子胖胖的瓷瓶,上面用纸蒙着,瓶口栓着根儿猴皮筋儿。多数情况下,那酸奶是凝固状的,洁白滑爽,最好用勺崴(因wai三声)着吃,不象今天有些酸奶,打开了可以象喝水一样倾到喉咙里去。

小时不爱喝牛奶,妈对我的营养问题大伤脑筋,就想法给我喝酸奶,先是给我在奶站订了一瓶酸奶,无奈每次喝的时候,弟老是放下他的牛奶和我抢酸奶,妈没办法,订两瓶酸奶吧,结果每天酸奶、牛奶都剩下,我看他是喜欢那胖胖的瓶子,喜欢和别人争着吃的感觉(老弟若看到此处大可不必生恼,这是每个人孩提时代的通病,我也如此),没法子就让我俩轮着一人喝一天。

到了夏天,妈就自己琢磨着做酸奶,每当妈操作时,我便极感兴趣地围着她转来转去,她让我们喝酸奶时剩下大概1/5瓶留做菌种,记得我每次都抱着瓶子依依不舍,总想多吃喝几口。然后将一个空酸奶瓶子洗净后又用开水煮汤后彻底消毒,拿一瓶鲜奶倒入奶锅中煮沸,加进适量白糖,然后将奶放凉,待奶冷至不烫手时(约40℃左右),将留下的酸奶菌种倒入消毒好的瓶中,接着到入温热的鲜奶,紧跟着搅拌均匀,封好口置于常温下(盛夏时的温度,大概有30来度吧),差不多有4到6个小时吧,妈便揭开看看,我凑上去会惊奇地发现,瓶中的液体已经聚积起很多絮状物,象豆腐花一样,这时,酸奶就算基本做成了,当时是没有冰箱,要放到冰箱里,口感会更好,每当这时候,妈会用勺崴一口让我尝尝,我总是特别高兴,尝了一口又一口,几乎吃下小半瓶去;有时妈忘记放糖,吃起来酸酸的,妈就从糖罐里现舀出糖来放在里面,那时棉白糖定量,要用购货本买,但有时可以买一些不要本的砂糖,砂糖直接放在凉酸奶中,不会很快融化,吃着酸奶,咯吱咯吱地嚼着砂糖粒,吃起来别有情趣。不过,妈的手艺并不那么炉火纯青,说实话是不够稳定,有时酸些、有时甜些,有时浓稠些、有时稀哩咣当,有时甚至变得酸腐味道,但我始终是妈做酸奶的热烈拥护者。

和妈上街,一般要什么零食妈都不肯给买,惟独酸奶一样,妈总会主动带我去喝。小时侯常被妈带了去办公室。那样的日子,妈总是早点下班,回家的一路总是在转车的地方逛一逛,路上要路过两个乳品店,必定要到里面坐上一坐,妈会买一瓶酸奶,着我坐在桌旁慢慢啜饮,而她到柜台前指指这儿、指指那儿,买点点心、奶酪什么的带回去给爸和弟弟吃。我每次特别珍惜这个待遇,在桌前做定,用妈给的小手帕擦擦手,取下瓶口的皮筋,揭开那层封口纸,我先不急于吃,向瓶内细细端详,有时那酸奶装得不满,离瓶口差不多有两公分距离,我看后心头不免略过一丝沮丧;有时装得很满,离瓶口不过几毫米距离,那我就会兴高采烈……;在乳品店吃酸奶,用得是一种薄薄扁扁的、绿颜色的搪瓷勺子,我从最上面轻轻崴下去,盛在勺里的酸奶洁白如玉,呈果冻状,说它是固体吧,却给人以战战巍巍马上要流淌下来的感觉,说它是液态吧,只要你拿得平稳,在勺中象一块豆腐似地绝不会流下去。我美美地一勺接一勺地把酸奶送到嘴中,直到妈买完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走回来坐到我身边,我才如梦初醒状地问妈:“妈你吃不?”这时往往只剩下瓶底了,妈笑着看着我贪婪的吃相示意我继续吃完,我就毫不客气地吃个底朝天,用那薄薄扁扁的绿勺子把瓶底刮得丁冬做响,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瓶子。后来吃到乳品店吃酸奶,再没有那种小勺子了,代之以粗一些的吸管,我真不愿意用那劳什子,吸到最后时,瓶子“空”、“空”做响,让周围的人觉得你的吃相是如此不雅。

长大些了,我还是那样爱吃酸奶,但也渐渐产生了一个问题:妈到底喜欢吃酸奶吗?说她不喜欢,为什么她总是要自己制作、总是爱带我去吃呢?说她喜欢,每次做得了也不怎么见她吃……,很长时间后,我才自己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妈爱吃酸奶,正是她的喜爱,才把她认为最好吃的美味让儿女们先吃、吃够,而她自己仅仅是尝一口,我回忆起在乳品店的细节,一开始,总是妈看着我揭开那纸,然后轻轻说:“让妈尝一口”,于是她就把着我拿着勺的小手崴一勺酸奶放入她的嘴中,我看到她愉悦的表情,让她接着再吃,她往往以“太酸”或是“要去买东西”的理由而搪塞过去,而我就不客气地把剩下的酸奶全部干掉了。当我大学毕业工作后,市场上商品已经开始极大地丰富起来了,我伴妈一起上街,也可以一人喝一整瓶酸奶了,而我给妈经常买回家的吃食也是酸奶,不过,妈总认为,现在的酸奶尽管品种丰富,却远不如当初那胖肚肚的酸奶够味道,我也认为如此。

大家正在看

推荐专题

有奖活动 美食专题

菜谱大全

家常菜 菜谱分类